烟台大学 | 设为首页 |收藏本站 | 联系我们
  当前位置:主页>学子文海>文章内容
<散文>爱别离
 
来源:外国语学院143-2团支部 作者:雷佳仪 发布时间:2016-06-13
 

 

“曾经一部电影里说,人的一生,要死去三次。第一次,当你的心跳停止,呼吸消逝,你在生物学上被宣告了死亡;第二次,当你下葬,人们穿着黑衣出席你的葬礼,他们宣告,你在这个社会上不复存在,你从人际关系网里消逝,你悄然离去;而第三次死亡,是这个世界上最后一个记得你的人,把你忘记,于是,你就真正地死去。整个宇宙都将不再和你有关。最终,我们都能,也都要接受,爱,别,离。”

你在什么情况下会觉得人类是万物之灵?

当人类设计出比自己还要先进的人工智能,当量子力学从另一个角度阐述这个诡谲无解的世界,当人类的视线渗透进微观世界,当人类的思维放大到宇宙的尺度。很多时候,你会觉得人类极其强大。

然而,人类的肉体却又极其脆弱。当地球上的树木可以存活几百上千年时,人类的平均寿命依然停留在两位数。和人类改造世界的力量比起来,人类改造自己肉体的力量显得那么渺小而无力。

但是,人类更脆弱的却是我们的灵魂,我们的思绪,我们的情感。我们不能选择自己的出生、贫穷或者富足;我们也无法预见短短一生里会遭遇什么天灾人祸。我们在有限的生命里,体会着无尽的爱的狂喜,分离的伤痛,求而不得的怨恨,得而复失的怅然。我们在喜悦中迎接新生儿的延续,在悲痛里目送亲人的衰老与死亡。

然后,一代又一代的我们,从千万条不同的人生路径,殊途同归或早或晚地走向同一个终点——死亡。人们的情感累积成浩瀚的文明,也因此,相比起这地球上别的生命,我们拥有了与之差别的情感之核,我们从万物之一,变为了万物之灵。却也因为这些情感,我们需要感受比它们强烈数万倍的生命浓度。

在我还是少年的时候,我认为爱是自然而然便会的事情,是人的本能,以为一旦遇到那以唯一的形式存在的“对”的爱,就自然而然会一直持续到死亡。就像一旦你的心跳开始,就不会停止,一旦呼吸开始,就不会休眠,直到死亡把你从所有人记忆的坐标轴上轻轻擦去。

那么别离呢?别离需要学习吗?学习如何在一段感情已然消散的时刻挥手告别,学习对渐渐枯萎的玫瑰说一声再见。学会对青春的逝去心怀怅然但平静接受,学会对远去的爱人说一句前路珍重,有幸相逢。人们惧怕分离,因为某种程度上,那是告别曾经一部分的自己。可是,天地万物,都逃不过时间。它带着一种怜悯的恨意,平静地切割着人与人,人与物的羁绊和联系。你摔碎了一个杯子,你对着地上的碎片说一声对不起,满地的碎片,不会重新恢复为那个杯子。

你可曾想过,世界尽头,只有你一人漫步行走? 你可曾想过,汪洋大海,只有你一叶扁舟?你可曾想过,当全世界的大雨,落在你一个人的心头,当四季的风,都吹不进你孤独的胸口。然后,就等待着死亡,将我们分开。

曾经一部电影里说,人的一生,要死去三次。第一次,当你的心跳停止,呼吸消逝,你在生物学上被宣告了死亡;第二次,当你下葬,人们穿着黑衣出席你的葬礼,他们宣告,你在这个社会上不复存在,你从人际关系网里消逝,你悄然离去;而第三次死亡,是这个世界上最后一个记得你的人,把你忘记,于是,你就真正地死去。整个宇宙都将不再和你有关。

最终,我们都能,也都要接受,爱,别,离。


0
 

共青团烟台大学委员会网络信息中心制作维护
电子邮件:ydtwnet@126.com 管理登陆
Copyright2010-2011 烟台大学团委网络信息中心All rights reserved